陈师曾:清朝山川之流派

2019年10月11日 10:12 新浪收藏
微博 微信 空间 分享 添加爱好

  来源: 北京画院公众号

  我国之画,汉之前多尚人物,逮至六朝,山川始肇其端,然为人物之点缀,尚不克不及蔚然自立。及唐王维、李思训辈出,山川之画,于焉乃昌。方之欧洲,亦同斯例。试不雅希腊、罗马和中世之美术,皆以人物著称。洎夫十七世纪,英法画始有山川。然则山川画以后起,中西竟有雷同,殆亦有天然趋势耶。自唐今后,画家代出,而汗青长远,传播者少。不才见闻粗陋,观看无多,偶一获不雅,亦难别其真赝。故昔日所言,只及清朝,盖以时既近,见闻叫真,涉览稍多,可得详焉。

  清 王时敏 仿宋元各家山川册之一

  苏州博物馆藏

  有清一代之山川,王派实有阁下画界之权势。王烟客师长教员乃其鼻祖。师长教员名时敏,字逊之,又号归村老农、西庐老人,太仓人也。祖文肃公锡爵,父衡,俱仕明。烟客入清,康熙时始卒,年八十余。其资望、学问皆冠绝一时,而收藏既富,努力复深,故能泰斗图画,自成统系。王鉴,字元照,亦太仓人。年纪与烟客埒,而行辈稍晚,从之游。同时虞山王翚,号石谷,又号耕烟散人。见烟客画,钦慕之,因王鉴以见。烟客年既高,嘉奖落后之心转盛。翚家贫,烟客时赞助之,且携之为江南游,博览诸家藏画。翚遂尽力临摹,学日进而名日噪。烟客子八人,其第三子撰生原祁,字茂京,号麓台。少承家学,画工花草。烟客及见之,尝评曰:“元季四家,首推子久。得其神者,惟董宗伯;得其形者,予不敢让;若神形俱得,吾孙其庶乎!”其自得可想。当是时,清初入关,倡导精细,掩盖宁靖。诏原祁供奉内廷,剖断字画,刊《佩文斋字画谱》,由是“四王”权势大年夜盛。盖以帝王倡之于上,党徒复号令于下,从风而靡,莫或与抗。有清三百年间,山川画权势几尽为王派所阁下者,良非无由也。

  清 王翚 山川册之一

  苏州博物馆藏

  烟客、元照皆生明清之际,其渊源所自,仍在明时,故欲详王派之根源,宜审明朝之流派。有明一代之画,约分三派:一宗马远、夏珪;一宗李唐、刘松年;一宗黄公望、王蒙、吴仲圭、倪瓒诸人。马夏李刘皆南宋人,而夏马二家多为水墨,笔力苍劲;李刘二家,喜着青绿,品德细腻。四家画皆用紫狼毫,故轮廓离然。至黄王吴倪,则所谓元朝“四大年夜家”也。四家之画,盖出于荆浩、关仝、董源、巨然,关荆董巨又出于唐之王维,是即南派之宗也。

  清 王原祁 仿梅道人秋山图幅

  苏州博物馆藏

  明朝万历之前,皆师南宋马夏李刘四子,万历今后多法元朝黄王吴倪四家。清之“四王”既承明末余风,故其家法仍宗元朝四子,或熔铸二家,自开面孔,或私淑一人,略加变更,要皆不过出于南宗。黄公望,字子久,号大年夜痴,又号一峰老人。其画多宗董巨,喜合赭石、藤黄着浅绛色。倪瓒,字云林,喜为疏淡之景,文字简贵,有高淡隽逸之致;崇山峻岭,时一为之,特不多见耳。烟客之画,实师此二家,以子久之间架,运以云林之神味,故尝自题云“仿黄倪两家法”。其子撰亦得家法。降及麓台,几实有跨灶之势。其笔法苍劲,气味高远,盖合冶黄倪,自成面貌;虽间亦仿效宋元各家,而终不克不及说其本来面孔。其毕生得力处,亦在子久、云林也。“四王”当中,惟王鉴杂仿先人,不克不及自成面貌。其得力处在于吴仲圭,用笔圆润,殊于烟客祖孙,然其功力固不减烟客也。至于王石谷,天资明敏,努力复殷,于“元四家”以外,更参以荆关董巨,李唐、刘松年、赵松雪诸家,匠心运营,融合各派,盖以元人之笔法,而绘南宋之丘壑,雍容华贵,合适当世。而王玖、杨晋、顾昉、胡节、徐政、徐瑢、宋骏业、唐俊、顾卓、金学坚、袁慰祖、杨恢皆出其门下,杨晋则特别高足先生也。晋号西亭,其画颇得石谷之面孔,名盛当时,此则石谷派也。当时属于麓台派者,为王敬铭、王昱、王愫、王学浩、王宸。斯五人中,除学浩外,皆专宗麓台者也。麓台先生,另有华鲲、金明吉、唐岱、黄鼎、赵晓、温仪、李为宪、吴应枚、吴振武。若王鉴以不克不及自成面孔故,学之者甚希。然则自康熙和乾隆,王派又以石谷、麓台二派为最盛。即至昔日,凡工山川者,率二派之支裔也。惟学者既众,流弊遂滋。其初麓台承宗烟客,其法得自“元四家”,丘壑崇峻,局面稠密,以其笔致深远,故阴阳、远近、疏密、浓淡皆有迹可寻,于平面中见平面之致,与西洋之留意光线者,殆异曲而同工。及其末流,则专事堆砌,崖壁林木,悉为扁平,徒无情势,而无笔法、气韵,斯麓台派之流弊也。至于石谷之画,有合西人透视之法,故于山之来脉、水之渊源、树之远近、屋之偏向、门路之通塞、人物之来往,如身历其境,独具匠心,秀韵天成。西亭学石谷,貌似可以乱真,究差石谷一等。其他缺乏论矣。学石谷画而佳者,仅号秀润。秀润之弊,脆弱随之,致招“卖弄风骚以取悦庸众”之诮,超旷拔俗之风替矣,此则石谷之流弊也。

  清 恽寿平 山川花草册之一

  苏州博物馆藏

  明朝画家凡分三派,前既言之。厥后沈石田、文徵明、唐伯虎诸人,皆以文学著称而兼善图画,其流派则承诸荆关董巨,文字与间架偏重。至董喷鼻光、陈继儒等,则惟论文字,不重间架。当时以画名者,如董其昌、王时敏、王鉴、李流芳、杨文骢、程嘉燧、张学曾、卞文瑜、邵弥等九人,谓之“画中九友”,功力悉敌,等量齐观,惟笔法稍异,而皆上承文沈,自能成家,然其权势、名望皆逊于王时敏者,良以时敏生于世胄,富于家藏,乃孙既克传其家学,王鉴复能为之辅翼,故遂驾乎各家之上也。与时敏同时而并峙者,有吴伟业、恽格、吴历三人。吴伟业,字梅村,籍太仓。功力不逮烟客,而资禀相埒。为清初诗家,画名为诗所掩,故不甚著。恽格,字寿平,号南田,后以字行。其才可与石谷匹,而品德独高。其祖、父代食明禄,入清隐居不仕,流连山川,孤寂自守,以画为娱。时王原祁方供奉内廷,屡征之皆不该。本工花草,不以山川名,然厕乎四家,殊无愧色,因并及之。其所作多元人小品,而品德隽逸,神韵超妙,有不吃炊火食之概。以当时王石谷已善山川,不欲与争名,故弃而专精花草焉。吴历,字渔山,其画师法“元四家”中之吴仲圭及王蒙,以“四王”既于黄倪中寻生活,故遂别辟门路,而法王吴焉。南田、渔山本与“四王”同为清初大年夜家,特以“四王”之门下既盛,故学渔山者甚少;南田徒虽多,而师其山川者,因亦不多觏也。

  上文所述,皆系南宗。至北宗夏珪、马远之徒,当明宣德时,另有戴进。戴进,字文进,画宗夏马李刘,亦名盛一时。其先生甚众,如吴伟、陈景初、戴泉、张路、吴程、夏芷、何适、王世祥、方钺、汪质、汪肇、叶澄、陈玑、王仪等皆是也。及清初入关,学北派者虽另有人,要不为世所重矣。

  明 蓝瑛 水阁听泉图

  广州艺术博物院藏

  又当明清之际,有蓝瑛者,字田叔,亦自成一派,卓尔名家。其子蓝涛及门人王璇、王奂、顾星、洪都、禹之鼎、王等七人,皆承其法,然惟蓝涛与之鼎尚为时重。至其徒党之弊,徒尚气概,无宁淡之致,致南派诋为“浙派恶习”,而时人亦莫之重也。

  清朝画家流派至繁,上之所言,乃其最著。其有飘然世外而画名并垂不朽者,另有三人,兹略述之。

  清 石涛 游华阳山图

  上海博物馆藏

  石涛上人,名原济,号清湘老人,又号大年夜涤子。明之宗室。明社既屋,抱黍离之忧,隐身空门。与王烟客同时。其画推为江南第一。然习王派者,见辄却走,盖以石涛之画,自作聪慧,无所师承,与王派大年夜相径庭也。石涛于美人、山川、花草、翎毛、草虫无不精通。然貌似低劣,其实精巧。其俊绝处,殆难以言语描述。故虽见弃于时,而烟容、麓台仍极推尊,谓大年夜江之南无出石师右者。不才于大年夜涤子之画,获见颇多(王派流裔甚众,流弊亦多,如于王画中寻生活,必不克不及得其佳处。即使有成,亦难超乎乾隆之前诸家之上。且其画之传播者伪托为多,真迹可贵,欲寻其文字,鉴其风度,颇不容易见也),故于其画之辨别,亦较他家为确切。其所著《画语录》措辞微妙,颇难窥其旨趣。欲寻其窍门,当于其画端之题跋求之,应可融合而少得其梗概也。

  清 朱耷 秋山图轴

  上海博物馆藏

  朱耷,号八大年夜隐士,又号驴屋,亦明之宗室而隐于浮图者也。夙持《八大年夜人觉经》,因认为号。入清抱亡国恨,以画自娱。其画兼工山川、花草,故与石涛异。亦师子久、云林,可与“四王”参究。惟以章法疏淡,情势特别,故当时不与“四王”并论。书法亦佳,楷书临右军《黄庭经》,草书尤所善于,故名重一时,盖亦明逸平易近之俊出者也。

  石谿上人,师法元之王蒙,亦可与“四王”相参究,惟不似“四王”之工整,故虽宗派少异,而殊有蝉蜕尘埃之致。

  综不雅清朝画家,王派之所以最有权势者,厥有二因:一、“四王”之画,气概沉雄,风度悠远,源远流长,诚足榜样一代,此其一也。2、当时言书法者,皆宗松雪、喷鼻光,言诗者率崇梅村、渔洋、牧斋、竹垞,而“四王”之画可与成联系之势,可知文学、美术关系之故,亦风会使然,此其二也。若夫前之所谓帝王倡导于上,徒党号令于下,遂使靡然从风,此其下焉者也。

  当时离开王派而自名家者,另有龚贤、樊圻、高岑、邹喆、吴宏、叶欣、胡慥、谢荪,所谓“金陵八家”也。龚贤,字半千,其画宗董源、巨然,不为王派所影响。学王派者遂诋之为有描述之迹,乏风度。不知王氏以外,岂无所谓风度耶!斯皆拘于成见而诋异己之过也。

  乾隆今后之画,无流派之可言。盖乾隆之前,去古未远,于王派以外,尚能有人自立面孔,与之对抗;至乾隆今后,言山川画者,尽王派之支裔,就其著者,亦王派之高足,而非王派之异党。如董邦达、董诰父子,钱维乔、钱维城兄弟,张宗苍,王学浩,王宸,后至于奚冈、戴熙诸人,皆王派中之佼佼者也。而王派以外,则无闻焉。故论清朝画派者,至于乾隆为止也可。

  文/陈师曾(原载于《绘学杂志》第1期)

扫描存眷带你看展览

扫描存眷新浪收藏

推荐浏览
封闭评论
高清大年夜图+ 更多